陈中:2008离完美只差一脚 期待生个跆拳道神童


  奥运会上铩羽而归的陈中并没有被击垮,因为她知道,冠军并不是生活的全部。如今,已经26岁的她开始了崭新的生活——与相恋了6年的男友车新港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翻开了人生又一段新篇章。

  离完美只差一脚

  2008年8月23日,是陈中一生都无法忘记的日子。

  北京奥运会跆拳道女子67公斤以上级1/4决赛中,她以1比0战胜对手史蒂文森后一个小时,却迟迟没有出现在半决赛的赛场上。

  就在人们错愕的同时,赛场广播里冰冷的声音解释了原因:由于史蒂文森对一个有争议的判罚申诉并且获得成功,比赛结果被改判,陈中无缘半决赛,甚至连复活赛的资格都没有获得。

  这个有争议的判罚来自最后一局,比赛即将结束时,落后一分、最后一搏的史蒂文森发动进攻,并且以左脚下劈击头动作踢中陈中头部,主裁判召集4名边裁沟通商议后,最终认为史蒂文森这一进攻动作没有得分,这最终导致了赛后英国队的申诉。

  吕氏贵宾会秘书长、国家体育总局拳跆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赵磊坦承,世跆联官员找他们商议时,也提出了这个难题——按照竞赛规则应该维持原判,但英国选手的击头动作很明显。这时,中国跆协面临两种选择:一、坚持执行竞赛规则,但这样会让世跆联“很难办”;二、不考虑竞赛规则,只考虑英国选手击头的事实。最终,中国队决定接受世跆联决定。赵磊说:“夺金牌固然重要,但是公平竞赛原则至上。我们不想赢了金牌,输了精神。”

  这是跆拳道奥运历史上第一次改判,被判负的陈中是在热身区准备参加半决赛时接到改判通知的,她回忆说:“看到裁判们在场边穿梭,我就觉得可能会有意外发生。”然而她这时并没有停下身体的动作,身经百战的她比谁都清楚,赛场瞬息万变,不能为任何事情分心。

  到了半决赛比赛开始的时间,陈中和教练来到了运动员出口,可是却被告知要到后面继续等待。“漫长”的等待过后,陈中遗憾地等来了改判通知。全场观众惊呆了,场边的志愿者掉下了眼泪,但是陈中,这个两届奥运会冠军、女子跆拳道第一个“大满贯”获得者,这个期待着在北京奥运会上用一枚金牌为自己职业生涯画上圆满句号的卫冕冠军,就这样一言不发、静静地站着。

  她心里很难受,因为这么多年的努力,竟换来这样一个结果。尽管跆拳道是一个人的项目,但陈中身上背负着太多人的希望,陪练李震为了陪她打好奥运会,推迟了婚期,每天只能靠短信跟未婚妻联系;另一位陪练曾耿尊,家人去世了都没回去。雅典奥运会后,由于长年训练超负荷再加上赛事频繁,陈中的右膝关节出现了严重的伤病,2005年她接受了右膝关节手术。就在本场比赛前,一条腿的疼痛已经让她感觉无法忍受,但她想起进奥运村做核磁共振时,看到同样在治疗脚伤的刘翔,她明白既然选择做运动员都必然要经历各种磨难,慢慢自己才平静下来。

  经历了太多挫折,陈中已经不会遇到什么事就大哭了,她说:“如果那么多苦难都没让我练出好心态,那我就白练了。我只能说,觉得很可惜,但我努力过了,无怨无悔。裁判永远是对的,作为一个运动员,我无条件服从他们的判罚。”

  如果能够战胜史蒂文森,陈中觉得自己有很大把握第三次夺得奥运冠军,但她已经尽力了,所以没有遗憾,心里非常坦然。“不可能所有的好事都落在你头上。”她宽慰自己,为跆拳道努力了这么多年,能参加3届奥运会,已经知足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男友是昔日陪练

  奥运会的铩羽而归,似乎并没有让陈中陷入长久的苦闷与绝望,相反,在她度过的26年光阴中,仿佛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轻松,这么幸福过,因为她终于有机会暂时停下忙乱的脚步,与心爱的男友组建甜蜜的二人世界了。

  陈中的那个“他”叫车新港。

  陈中与车新港相识于2002年,当时刚刚练跆拳道两年的车新港进入了国家队,被教练选作了陈中的陪练。

  那年备战亚运会的一次训练中,陈中的右腿十字韧带撕裂,不能跟大家在一起训练,只能和车新港组成单独的训练组,一来二去,两人擦出了爱情的火花。被问起谁先追的谁,陈中有些羞涩地说:“当然他追的我。”

  这一切都逃不过教练的眼睛。拳跆中心副主任赵磊说,刚看出陈中和车新港恋爱的时候,队里的确有过干涉,“怕影响陈中的训练,有的时候就故意让小车回山东训练,想让他们分开。”可是,在热恋的两个人之间,距离根本不是问题。

  2002年11月22日,陈中20岁的生日,当时车新港正被教练组分回山东队训练。训练不能耽误,心爱女友的生日也很重要,这让他左右为难。为了能两不耽误,这个看起来有些“直愣愣”的山东小伙竟然在下午训练结束后,打了个出租狂奔400多公里,赶到了北京,而过完生日后又马上打车回到山东,照常参加第二天的训练。

  车新港的这个举动,不仅感动了陈中,也感动了陈中的妈妈张美英,“我当时也很受感动,觉得这个男孩特别执著,无形中对他的印象就好了很多。”

  2003年,正在备战雅典奥运会的跆拳道队进行了一次队内测试赛,虽然是一次平常的队内测试,却让陈中印象深刻。“他在我前面比赛,当时对手一脚踢到他腿上,腿的胫骨和腓骨都断了,他自己疼得站都站不住。”说起当时的情形,陈中不自觉地微皱了一下眉头,“但是为了不影响我接下来的比赛,他专门叫队员来和我说他没事,让我放心好好比。在这件事情之后,我就知道,这个男人值得我托付终身。”

  在相恋的6年时间里,车新港每天都会给陈中发短信打电话,“这6年我们一直是聚少离多,很多时候都是两地,他很执著,每天都会给我发短信或者打电话,对我嘘寒问暖,遇上我心情不好,就充当我的出气筒,一直都毫无怨言。”运动员表面上看起来很风光,但是要承受的压力却远远超过常人,陈中有的时候不高兴,就对他发脾气,每次他都是默默地听,等她说完了发泄完了再耐心地给她讲道理,帮她化解压力。陈中一直认为,如果没有他,自己根本走不到今天。奥运蝉联梦想破灭后,也是车新港给了她最坚定的支持,他说:“没有挫折还叫人生吗?这样的结局,就算是完美中的不完美吧。”

  许下一个未来

  车新港的家乡在山东烟台,父母都是朴实的农民。刚开始跟家里人说和陈中谈朋友时,家人并不支持,因为陈中是奥运会冠军,家人担心她能否受得了普通人家的生活,怕委屈了她。为此担心的不只陈家,陈中的父母开始也不太看好这段感情。

  不善言谈的车新港那个时候就暗暗发誓,要给陈中一个稳定幸福的将来,他要为他们的将来打拼,也陈中对这一点坚信不疑。

  想要给陈中幸福不是随口说说的,车新港在经过一短时间的考虑后,最终选择了开道馆。待人诚心、广交朋友的他在起步阶段得到了很多朋友的支持。“我当时只有4000元钱,租场地我去跟人家磨价钱,磨得不能再低为止,道垫什么的都是朋友送给我的,我自己亲自教。”车新港说,他所开道馆的名字叫做陈中跆拳道馆。

  慢慢的,这所道馆的学员越来越多,车新港也越来越忙,陈中因此也有过抱怨,但看着道馆有模有样地成长,她又一次次被感动着。现在,这家靠4000元钱起步的跆拳道馆在济南已经拥有多家分店。

  车新港的努力赢得了陈家的认可,陈中在国家队平稳的表现更增加了两家人对这段感情的信心。陈中妈妈对女儿说:“只要他能一辈子对你这么好,我们就放心了。”车家更是开始准备迎接冠军媳妇的到来。在北京奥运会备战后半期,两家已经将婚事提到了商讨日程,他们还分别出现在了有陈中参加的全国锦标赛、好运北京测试赛以及北京奥运会的现场,为她加油助威。

  曾经问过陈中有没有担心车新港是为了钱或名誉而与她在一起?陈中说,迄今为止车新港没有开口向她要过一分钱,他目前所拥有的东西都是靠他自己努力换来的,她没有插手、过问过任何事。她觉得他是真正的男子汉。


  生个跆拳道神童

  2008年10月10日,陈中选择在这个“十全十美”的日子迎来自己人生中最重要也是最幸福的时刻。

  在鸟巢隔壁的五星皇冠假日大酒店中,她与相恋多年的男友车新港正式完婚。在酒店前放飞气球的那一刻开始,陈中幸福的生活开始了。

  婚礼可谓星光熠熠,奥运冠军吴静钰、罗微、张国政、邓亚萍等纷纷前来道贺,国家体育总局领导崔大林也送上了自己的祝福,整个皇冠假日酒店沉浸在婚礼的喜庆气氛中,每个人都为陈中找到一个好的归宿而高兴。然而北京只是陈中婚礼的第一站而已,接下来郑州以及老公家乡烟台还有两场喜宴。婚礼过后自然就是蜜月,陈中透露,他和老公早已经商量好,蜜月直奔度假胜地夏威夷。

  “谢谢你们来参加我的婚礼,以后常联系着啊。”陈中婚礼结束后一周,她为前去婚礼捧场的每位记者打去电话感谢。现在的她,已经不是那个头顶光环的奥运冠军,更像个邻家姐姐。

  热闹的婚礼过后,迎来的是平静平凡的家庭生活,不用每天6点起来出早操,不用踢腿踢到龇牙咧嘴,陈中乐于这样的转变———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跑到位于同一栋楼,但不同楼层的妈妈家里,做个爱撒娇的小闺女。由于同在运动队长大,陈中夫妇都对下厨不太在行,二人常在陈中父母家吃晚饭,不过陈中也已经学着做一个贤妻,用好吃的饭菜栓住老公的胃。

  婚后曾被无数次问及是否会生个小跆拳道奥运冠军,陈中表示会看自己的小孩有没有这方面天赋,拳跆中心副主任赵磊打消了她的疑虑:“我发现跆拳道的家庭影响很大,在国外,有很多跆拳道家族,比如美国的洛佩兹一家,不过倒是还没有两代人都是奥运冠军的先例。”没有实现突破历史的奥运三连冠,陈中可以把希望寄托在自己未来的小宝宝身上,创造另一个奇迹。

  一个是跆拳道世界冠军,一个是世界冠军的陪练,陈中和车新港到底谁能打过谁,这是很多人跟小两口开玩笑的话题。

  “我肯定踢不过他,他是男的。”陈中服软,但是并不服输,“虽然我打不过他,但是我的后援团可强大了,他要是欺负我的话,后果很严重。”不过车新港倒是从来不考虑后果,因为在他看来根本就不会有打架的事情发生,追了6年才追来的老婆,他怎么舍得打呢。赵磊连续三届执法奥运会的比赛,他也逗趣说:“要是他俩打架,我会以一名国际裁判的身份前来判罚。当然这是开玩笑的,他们俩不仅有一身本领,还有很好的礼貌教养,在跆拳道界这么多年,首先学会的就是礼仪,他们一定会互相谦让的,大家大可不必担心他们打架。”

  甜蜜时作决定不理智

  “冼冬妹都做妈妈了还去打奥运会,我不知道我生了小孩后会不会也有那样的勇气。”能否成为第二个妈妈奥运冠军,甚至能否出现在明年的全运会上,陈中现在都无暇去想,她完全沉浸在自己刚组建的小家庭中。

  北京奥运会上的挫折曾让陈中萌生退意,毕竟她已经在跆拳道赛场上拼搏了13年,这占去了她26岁光阴中的一半。这期间,训练、比赛、伤病、胜利、失败几乎是她年轻生命的全部,她就像一部常年超负荷运转的机器,渴望修整。但是,她身上有承载着太多,如果打明年全运会,她极有可能继续为家乡夺取最高荣誉。对于陈中是否退役一事,河南省体育局十分大度,表示要尊重运动员自己的意见。

  陈中明白,何去何从是她人生中置关重要的问题,所以在现在难得的幸福二人世界中,她选择了暂时逃避,她说甜蜜时作出的决定往往是不理智的,她只想先休息,然后静下来仔细考虑后再给大家、给自己一个答复。

  如果真的退役了,陈中想读书深造,多学些有用的知识,还一度想开个健身俱乐部。但基于她在跆拳道界的影响,很多人都希望她继续留在这里,做行政工作或者教练工作。无论怎样,跆拳道是陈中一生的情结,她说:“跆拳道给我了一切,我也应该用我的一切回报它。”  

责任编辑:裴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