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批跆拳道专职陪练曾耿遵:国家需要立刻归队


   在国家跆拳道队抽调的首批专职陪练中,曾耿遵的名字赫然在列。这位去年退役的老将是跆拳道队教练心目中专职陪练的第一人选,不仅因为他经验丰富,更因为从18岁到26岁这八年时间里,他一直在为两届奥运会冠军陈中当陪练。
  
  其实,从国家队退役后,在总教练陈立人的帮助下,曾耿遵已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在深圳跆拳道队当教练。虽然刚上任半个多月,但曾耿遵已很快适应了教练这个新岗位。今年适逢广东省运会,曾耿遵希望能让深圳队开个好头,于是上任第一天就“下令”不参加省运会的男队员要发挥余热,做女队的陪练,推进女子技术男性化,这也是他多年在国家队当陪练感触最深的一点。
  
  然而,就在曾耿遵准备在深圳队大干一场的时候,国家队再次向他发出召唤。虽然回国家队当专职陪练对他依然具有很强的吸引力,但曾耿遵也有后顾之忧,毕竟他现在的工作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去了国家队之后,待以后再回来时,不知是否还有这份工作。另外,现在他已经退役,身份已经是地方队教练,如果国家队的征调名单仅是以队员身份出现,那他等于又失去了教练的身份。然而,当一纸调令到来时,曾耿遵没有丝毫犹豫,立即做好了赴队报到的准备。他说:“只要国家队的名单上有我,只要陈老师(陈立人)说需要我,我可以马上归队。”
  
  当了八年陪练,如今又重操旧业,曾耿遵笑称自己可是全国当陪练时间最长的人了。回顾以前当陪练的感受,他认为,当时作陪练负担很重,一要陪好国家队重点队员,二要做好打全国比赛的准备,生怕打不好。他说:“当时作陪练目的性不是很清楚,而且总有一种有任务在身的压力。”在得知今后专职陪练不用比赛,要全身心投入到设计、启发主力队员时,曾耿遵表示很好,这对于正处于从队员向教练过渡的他们来说是个学习的好机会,“以前训练结束了就去打去闹去玩,现在当了一段时间教练才发现自己欠缺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和弥补,当专职陪练正好为我提供了向国家队教练学习和交流的机会。”
  
  事实上,此次国家跆拳道队从各省市征调5名正准备退役或刚走上教练岗位的老队员担任专职陪练,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这些老将以及省市队的安排和部署。但是,在抽调过程中,无论是被选中的老队员还是他们所在的省市队,都像曾耿遵一样,予以了无私的支持。广东重竞技中心主任蔡建祥就明确表示,我们无条件服从国家的调配,国家利益第一。
  
  本报记者 肖苑玫
  
  

责任编辑:裴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