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静钰天空只有跆拳道 哭着走进去最感谢陈中


      在高大的跆拳道队员中,1米66的吴静钰是个“小个子”,这个脸上经常带着微笑的清秀女孩留着一头短发,给人的第一感觉是腼腆。但当她开口说话时,大家对她的第一印象马上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爱说爱笑的吴静钰完全是一个开朗的“假小子”。“教练们也说我的打法不像女队员,这正好符合教练们‘女子打法男性化,男子打法野兽化’的要求。”吴静钰笑着说。尽管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是这个19岁女孩的天空里却只有跆拳道。
  
  哭着走进跆拳道
  
  记者:你是如何走入跆拳道这个项目的?
  
  吴静钰:1999年我上初二的时候,有一天市体校的老师来我们学校选跆拳道运动员,老师一来就问:“你们班谁跑得最快啊?”同学们都指我。爸妈最初有些担心,毕竟那时国内刚开展跆拳道项目,好在市体校答应我先去试练再决定是否让我继续练。
  
  记者:试练的感觉如何?
  
  吴静钰:我是暑假去的,暑假结束后,我就决定继续练下去,我觉得这个项目很好玩(笑)。它不仅仅是身体对抗,更多的需要自己判断。爸爸也很支持我的决定。
  
  记者:没觉得苦吗?
  
  吴静钰:觉得了,在拉韧带的时候觉得了。我的爆发力很好,但却很不容易拉开韧带,因此每次拉韧带时都很疼,刚开始我每天哭,而且一听到教练让我拉韧带就想回家。但是一想起爸爸说过的话,我又只好一边哭一边继续训练。我印象中有一次我去食堂吃饭,一个举重队的教练看见我,顺口说:“这个小女孩真可怜,这么小就离开家了。”我一听眼泪就吧嗒吧嗒往下掉,全落在饭盒里了。
  
  记者:取得过哪些成绩?
  
  吴静钰:在2003年到2005年的两年中,无论是在全国青年锦标赛、全国锦标赛还是在世青赛、大运会中,我都没有输过,连续10次夺得了冠军。
  
  最感谢舍友陈中
  
  记者:进入国家队以后感觉有什么不同吗?
  
  吴静钰:说实话,到国家队前我惊喜中还感觉有点害怕,到一个新的环境一切都得重新适应。
  
  记者:那来了以后感觉怎么样呢?
  
  吴静钰:开始的时候真的不适应,比如教练的话听不懂、训练的方式不习惯等等,有时候一个人在宿舍时想起这些事情就哭。
  
  记者:后来怎么调整的?
  
  吴静钰:我进国家队以后,教练安排我和陈中姐住一个屋,起初我以为像陈中、罗微这样的奥运冠军都是队里的大姐,不好接触,但其实不是那样的,她们都很和善,也给了我很多帮助。有时候我不明白教练的意图,她就会给我详细解释。直到现在,我和陈中姐无论在哪里集训都还住在一起,可以说她就像我的亲姐姐一样。后来我才知道,教练组是有心安排我和陈中姐一个房间的。
  
  记者:业余时间怎么度过?
  
  吴静钰:一般都是在宿舍待着。听听音乐,看看书。轻松的音乐可以改变疲劳的精神状态,看书则是提高自己的知识以及认识世界的最好方法。我最爱看的就是《狼图腾》这类的小说,可以让我体会很多以前很难想象的东西。
  
  差点进入娱乐圈
  
  记者:练习跆拳道这么久,有什么记忆特别深刻的事情吗?
  
  吴静钰:我16岁的时候参加过电影《跆拳道》的拍摄。2002年,我去上海参加跆拳道全国青少年锦标赛。比赛前一天,《跆拳道》电影剧组来到体育馆物色演员,当时我正和队友们在训练,导演走过来问我情况时,我还以为是国家队教练来挑运动员,感觉美滋滋的,后来才知道是自己弄错了。第二天,我在比赛中夺得了金牌,第一次尝到了全国冠军的滋味。半个月后的一天,我正在南昌训练,剧组打电话到队里,告诉我被选上扮演《跆拳道》里的“少年陶红”。
  
  记者:拍电影的感觉怎么样?
  
  吴静钰:开始的时候还挺兴奋的,但是一站在镜头前,我就特别紧张,一点不像在赛场上那么自然,僵在那里不知怎么办。我记得那天天气很冷,浑身都木了,后来在导演的再三指导下,我才慢慢进入角色,后来拍的时间长了,新鲜感和兴奋劲也一点点没了,我觉得“哦,拍电影也不过如此嘛。”
  
  记者:没有想过进娱乐圈吗?
  
  吴静钰:我还是觉得应该好好搞体育,拍电影挺枯燥的,一个镜头来回地拍。
  
  记者:可是平时训练中一个动作一个动作重复起来不是更枯燥吗?
  
  吴静钰:那是我的工作嘛,练习可以让我不断进步,出成绩。相比娱乐圈,我更喜欢跆拳道这个圈子,感觉接触的人都特别真诚,待人友善,跆拳道这个项目讲究很多礼节,对选手的自我修养也有很大帮助。
  
  静心等待2008年
  
  记者:记忆中哪次失败给你印象最深刻?
  
  吴静钰:我想应该是去年的东亚运动会,那是我出道5年后第一次尝到了失败的滋味,输给了中国台北的选手。
  
  记者:总结过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失败呢?
  
  吴静钰:还是思想包袱太重。能够去打东亚运动会应该很兴奋才对,但那时候我思想上想赢怕输的包袱很重,很多东西临场根本发挥不出来,这样就没有了战斗的欲望。跆拳道比赛不可能有常胜将军,那次输掉比赛不见得是坏事,我学会了如何给自己减压。
  
  记者:对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有什么期望吗?
  
  吴静钰:2008年啊?作为运动员,谁不想参加在自己家门口举行的奥运会啊。但是实力和状态才是决定能否参加的关键。而且规定每个队只能报名参加其中的4个量级比赛(男女各两个),罗微姐和陈中姐的实力都很强,所以我真的没有太大的期望。但是我记得妈妈曾经对我说,“作为一名运动员,必须要时刻准备着”,我一直都牢记着妈妈的话,我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做好我自己。
 

责任编辑:裴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