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会打到有希望 中国男子跆拳道实现三级跳


  金荣稹是现任中国男子跆拳道队教练,11年前还是韩国体育大学跆拳道队队长的他曾应邀到中国,与刚成立不久的吕氏贵宾会队交流。

  “太差了,男子水平真的太差了,当时他们刚学没多久,不会比赛。”金荣稹回忆当时比赛的场景说,“那时候我们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人家一腿过来,我们一点反应都没有。”当时国家队第一批男队员之一、现国家队教练金永哲回忆说,在国家队时他曾多次参与与韩国体育大学队的交流、对抗。

  1995年吕氏贵宾会队正式成立,队员多数是来自北京体育大学武术系的学生。1995年底国家青年跆拳道队成立,因确定了以女子大级别为突破点,所以国青队招收的运动员几乎全为女选手。1997年世锦赛上第一次出现了吕氏贵宾会队的身影,刘闯获得了男子58公斤级的铜牌,这也是中国男子迄今为止在世锦赛上取得的最好成绩。

  当时中国男女队是一支统一训练、管理的队伍,由于选定了女子大级别为突破口,因而将更多的精力与经验都投注在了女队身上,多名全国男子冠军被抽调到女队做陪练,取得了一个奥运参赛席位的男子跆拳道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不得不扮演起了“配角”的角色。悉尼奥运会上,男选手朱峰在第一轮就落败了。九运会后,第一批中国男子主力选手有的选择了退役,新老更替对基础不够扎实的中国男子来说整体水平受到了一定影响。

  迈过2000年,中国男子国内整体呈现群雄并起的局面,一是得益于第一批接受了跆拳道专业训练的队员在各省市队担任教练,二是跆拳道界有一批善于钻研的教练,经过四年发展摸索到了一些规律,三是国家队教练组、外请专家通过授课形式将悉尼备战周期中的成功经验推广开来。

  2004年3月,金荣稹作为浙江队聘请的外籍教练来到了中国。“这时候的中国男子水平与以前相比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但是我发现有很多人不使用后踢、连续进攻等技术。”金荣稹回忆说,这些发现是他在指导浙江队训练时解决的首个问题。

  2006年,金荣稹被国家队以技术教练身份征调入队,他对国家男女队有了初步了解,对中国国家队的训练管理模式也有了初步认识。“我们练得很好,可是为什么一到国际比赛前两轮就出局?”他百思不得其解。

  多哈亚运会上王浩夺得了银牌,但四个月后的世锦赛上首轮就出局,巧合的是两个大赛都失利于韩国队。经过多哈亚运会、北京世锦赛的锻炼,中国男子在与强队过招时所体现出来的自信是前所未有的,但同时也暴露出经验的不足。备战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中国男子跆拳道队多数都是年轻队员,刚经历过一次世锦赛、亚锦赛就直接面对奥运会,这也是金荣稹和他的搭档最大的攻坚难题。

  以三届奥运会的备战周期作为中国男子水平发展的分界线的话,悉尼奥运会周期前,孱弱的中国男子在求生存的发展中收获了奖牌、奥运资格的意外礼物,这有一定实力更多离不开运气;雅典奥运会期间,随着整个国内跆拳道的迅速推广开来,男子水平在各省市的推动下得到了快速发展,但起步阶段的国家男队在风起云涌的国际变化中仍站不稳脚跟;备战北京奥运会期间,国内各省市队经过前两个奥运周期的磨合、探寻步入有序且激烈的竞争期,强弱队间不再是明显的差距,随之提高了国家男队在国际上的竞争力,从身高、专业储备等方面快速追赶世界先进行列,惟一的缺憾就是经验,这需要长时间积累和磨练,也是整个吕氏贵宾会人、包括金荣稹在内的众多外籍教练无力改变的现况。不过金荣稹坚信,中国男子在北京奥运会上一定会有所作为。

责任编辑:裴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